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
没有雪崩没有狂风竟有11人死在排队的珠峰上

时间:2019-09-02  author:苌疖槽  来源:manbetx万博官网  浏览:62次  评论:87条

没有雪崩没有狂风竟有11人死在排队的珠峰上

这名登山客攻顶时遇到「大塞车」,平安回到大本营后手脚都已冻伤,正接受治疗。图╱Getty Images 这名登山客攻顶时遇到「大塞车」,平安回到大本营后手脚都已冻伤,正接受治疗。 图╱Getty Images
这名登山客攻顶时遇到「大塞车」,所幸仍平安回到大本营,但脚趾已严重冻伤。图╱Getty Images 这名登山客攻顶时遇到「大塞车」,所幸仍平安回到大本营,但脚趾已严重冻伤。 图╱Getty Images

一般人认知的高山山难不是死​​于雪崩就是死于狂风,但今年登山客在珠穆朗玛峰(圣母峰)攻顶途中却因「排队堵车」失温缺氧,已有11人死亡。 今年首位登上珠峰女性的重庆女子何鸿鹄说,在珠峰上拥堵很正常,可怕的是,你没有足够的体能和氧气挺过「塞车」。

重庆晨报上游新闻报导,何鸿鹄运气很好,她在还没遇到「大塞车」之前的5月15日上午8点30分登上珠峰峰顶,她从海拔8000米左右C4营地出发,耗时11个小时才登上顶峰,几乎精疲力尽。 她说,她顺利经过「希拉瑞台阶」(1953年被命名,只能1个人手脚并用通过),如今看到这么多人在此「塞车」,可以想像他们在脚下狭窄,氧气又在慢慢消耗下痛苦的等待。

何鸿鹄表示,在珠峰上「塞车」其实很正常也不可怕,但当察觉自己可能无法挺过「塞车」时就要当机立断赶快下撤,毕竟生命更重要。 何鸿鹄说,基本登山客每个人都会配一个夏尔巴(当地挑夫),若发现登山客因「塞车」导致氧气和体力耗尽,夏尔巴也会劝导下撤。

可惜有些人眼见峰顶就在眼前,就是不愿放弃,硬撑攻顶,最后氧气与体力耗尽只能跟着美丽魔幻的珠峰长眠于此。

另一名也成功登顶但遇到「塞车」的成都女子杨涛说,她被堵了一个多小时冷得直哆嗦。

华西都市报报导,杨涛是5月22日凌晨4点40分攻顶,攻顶时间比较早,上去时没有遇到「塞车」,但下来的时候遇到大部队,就被堵在那。 峰顶那个位置只有一条路,很窄,而且下来的人要礼让上去的人,因此她被堵了一个多小时,由于风太大,温度太低,站着不动的她被冻得直打哆嗦,后来还因眼镜起雾,走得跌跌撞撞,所幸还是平安回到大本营。

杨涛说,「塞车」的原因是因为今年的好天气很短,只有两三天,为了避开大风大雪的坏天气,降低攀登危险度,所以大家都集中在这两天攻顶。

纽约时报说,珠峰顶现场像个动物园一样拥挤,珠峰顶点平台仅两个乒乓桌大小,却挤了约20人,大家全在自拍。

上游新闻说,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珠峰攀登商业化逐渐成熟,「塞车」早已不是新闻,1996年导致15人死亡的珠峰山难,就因在「希拉蕊台阶」等待时间太久,导致登山者在下撤途中遇难。

随后,攀登珠峰的死亡率逐年下降,登顶对于人们的诱惑也越来也大,攀登珠峰的人数也愈来愈多,2013年共有658人(含登山者与夏尔巴挑夫,下同)从尼泊尔一侧南坡和中国西藏一侧的北坡登顶珠峰,创造了新的纪录。

2014年导致16名夏尔巴死亡的雪崩事故和2015年导致19名登山者死亡的尼泊尔大地震,让这两年的登珠峰人数锐减。 但2016年开始,重返珠峰的登山者又回到641人登顶珠峰,2017年则有648人登顶珠峰。

2018年,这个数字增长到了令人吃惊的802人,其中南坡登顶的就达到了563人。 因此,2019年,当尼泊尔旅游局向381名登山者颁发了登珠峰许可证(每张1.1万美元)后,很多人预计今年的登顶人数又将创下新的纪录,以及随之攀升的死亡数字。

除了死亡攀升,还有更多数百名登山者被冻伤与高原反应,他们有些人甚至得截肢,事后的治疗与伤痛可能伴随他们一生。

最近攀登世界最高峰珠峰的登山客络绎不绝,在绝缘峭壁上排队攻顶,但也因失温缺氧造成严重死伤。 (路透) 最近攀登世界最高峰珠峰的登山客络绎不绝,在绝缘峭壁上排队攻顶,但也因失温缺氧造成严重死伤。 (路透)
最近攀登世界最高峰珠峰的登山客络绎不绝,必须排队数小时才能攻顶,但也因此失温缺氧造成严重死伤。图╱Getty Images 最近攀登世界最高峰珠峰的登山客络绎不绝,必须排队数小时才能攻顶,但也因此失温缺氧造成严重死伤。 图╱Getty Images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 网站地图 manbetx万博官网)
京ICP备09043003号-2